•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围棋新闻

中国围棋冲天战:高穹破溟摘星矢 不负山河志与心

时间:2020-08-14 03:27:16   作者:   来源:   阅读:106   评论:0
内容摘要: 聂卫平(右)与武宫正树  那年1987,夜空有好多闪烁星星;那年1987,感动会来得轻而易举……  ——李宇春《1987我不知会遇见你》  间隔  1987年初,属于聂卫平的擂台赛旋风第二次刮起。击退日本酒井猛九段后,携三连胜之武威,将日本队副帅武宫正树请出帐前。  三连胜之后......
聂卫平(右)与武宫正树聂卫平(右)与武宫正树

  那年1987,夜空有好多闪烁星星;那年1987,感动会来得轻而易举……

  ——李宇春《1987我不知会遇见你》

  间隔

  1987年初,属于聂卫平的擂台赛旋风第二次刮起。击退日本酒井猛九段后,携三连胜之武威,将日本队副帅武宫正树请出帐前。

  三连胜之后的联欢会上,包括日本队主将大竹英雄和上届主将藤泽秀行展望后续,都对这即将到来的胜负期待不已。不过,当时因武宫正树和小林光一即将打响第11期日本围棋棋圣战七番棋决赛。两人的首战,还将移师海外,在遥远的美国西海岸洛杉矶进行。

  雄踞日本七大新闻棋战之首的棋圣战,在位棋圣和历经重重关卡站上挑战位的挑战者,将进行一场漫长而隆重的系列赛,双方要大战七局。当时的棋圣战冠军可得到2600万日元的奖金,在当时可是一笔近乎天文数字的奖金,武宫正树自然要全力以赴地去对付这一比赛。

  联欢会的晚餐桌上,藤泽秀行建议把聂卫平与武宫的比赛安排到5月份举行,也就是说中间将要间隔四月之久。不过,这样的间隔或许并不是坏事,一方面,武宫自然需要花费大量精力备战;而聂卫平这一方,在这期间也正好修生养息再磨宝刀,并针对性地看看武宫的棋路。

  最后也没等到5月份。事实是,武宫正树最终在棋圣战铩羽,成就小林光一的两连霸。当然,最后小林光一竟从此一发难挡,达成棋圣战八连霸的“神迹”。直到1994年,才被卷土重来的赵治勋抢得头衔,这是后话。

  拱猪

  所有人的殷盼、揪心、不安与悸动,都积压在一起,融进了这3月份的最后一天。

  比赛地北京,10点开赛。离比赛还有一个半小时,担任本局裁判长的陈祖德步入聂卫平的房间,看到的却是令人讶异的景象:聂卫平竟与对手玩起扑克牌,打“拱猪”。

  是为了稳定自己的情绪吧!陈祖德自忖道。“小聂,准备开赛了。”

  10点整,第二届中日围棋擂台赛第十五局,这场举世瞩目的焦点大战终于正式打响。因擂台赛是交替黑白的缘故,这一局轮到了武宫正树执黑。

  对于这位生性豁达、深受广大棋迷喜爱的日本棋坛“花形棋士”,武宫正树脱然高蹈的宇宙流棋风,可谓气势磅礴、独树一帜。在以实地为先的棋界,犹如一股清泉,展示出超凡脱俗的卓越构想。

  外界称为“宇宙流”,不过,武宫却自诩为“自然流”,行棋追求顺应自然,不走勉强的棋。

激斗擂台赛激斗擂台赛

  星辰

  执黑的武宫正树每每以“三连星”开场。轮到了武宫正树拿到黑棋,瞩目的宇宙流即将上演。

  果不其然,武宫正树前三手便如众人所料,在棋盘右边的三处星位,整整齐齐码下三颗黑子。这样整齐划一的阵势,宛如他早早划定的一座牢固不破的城池。

  聂卫平也以“二连星”开场,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应对之策。第6手白棋外挂底角,“啪!”武宫右手画下一道长长弧线,第7手再棋盘上方的边星位置,狠狠砸下——“四连星”。

  与武宫一起深映在人们脑海中的,总是他的新星——二连星、三连星、四连星……直到漫天群星都被占据。星是盘上最醒目的点,是棋盘上的标矢。热爱星的棋手注定是光影追逐的焦点,如他一身优美的国标舞步;他是棋届绅士风范的贵族,但他要面对的风霜也最多。

  多年以前,面对惊艳世人的“宇宙流”,藤泽秀行不吝溢美之辞:“我们的棋要想流传后世很难,只有武宫的棋绝艺可以流传五十年、一百年。”武宫正树超越常人衡量成功与否的标准,他以去功利化的棋路,用自己美轮美奂的思想火花,潜移默化着无数求道纹枰中的人们。

  高者在中腹,高处不胜寒。

  流萤

  面对这样的四颗闪烁盘端的星辰,聂卫平从五路跳起,这一手自然是为了限制宇宙流的发展。但当时的聂卫平一定不能想到,几十年之后的人工智能,以排山之势席卷人间棋坛,将人类数千年来的先验赋以革新和冲刷,甚至给出接近完美的“终极答案”。

聂卫平VS武宫正树局面图一聂卫平VS武宫正树局面图一

  在这样的局面内,如棋神般的人工智能对聂卫平的这一手“大加赞赏”。不啻说,白8平静悠然地跳出,正是平衡局面的佳着。

  以下,白点角扳活,黑再利用厚实夹击外围两颗白子时,聂卫平高高跃起,镇头中腹,宛如泰山压顶一般。面对宇宙流,并不是类似赵治勋那样选择以实地抗衡的执拗,而是以牙还牙,更加钟情旷宇中的幽芳。

  与首届的压轴大戏,聂卫平对藤泽秀行那局主将战一样,陈祖德依然担任主裁判,芮乃伟八段担任记录员,杨晖七段任计时员。如此丰盛的裁判阵容,在当时的棋赛中的极为罕见的,当时观战的人们称这是“超级豪华的裁判团。”

  在围棋作为竞技运动日益使其艺术本质趋于淡化并的时候,武宫们逐渐成为了棋界的异类。再后来,行棋朴实但胜率极高的李昌镐,开始成为万千学弈少年追逐的嚆矢。这位演绎宇宙流的大师,其华丽的招法与高蹈的舞步,在世人眼中不过是一件流于精美却易于破碎的艺术品——只适于鉴赏,却从不应用于实际。不过,没有人不喜欢赏鉴艺术品的情怀,武宫的棋总被称赞褒扬,成为无数棋迷心中遥不可及的乌托邦。

  千古功过唯一笑,纵是流萤也点灯。

  沉浸

  不过,武宫的棋绝不是简单的仅仅只满足于构筑大模样,其背后是有强悍的中盘攻击力作为维系和支撑,他的棋本质是力量。鉴于此想,聂卫平将棋走得通厚,自己取空倒在其次,主要的目标便是将局面打散,使开局黑棋布下的四颗星辰,失去其固有的价值和影响。

聂卫平VS武宫正树局面图二聂卫平VS武宫正树局面图二

  黑1在角上扎钉,武宫感到实地流失的窘迫,以这样执拗的方式,维系着盘上目数的均衡。

  白2当即打入,如遁入黝暗空谷中的一翅白色雨蝶,它展翅蹈舞,疏忽从五路降落,旋即又从外围突出,它浑身散发着毫不畏惧的信念和力量。

  黑5声东击西,接着从7位扳住,这样黑长条一队人马形状安稳。但放眼全盘,白棋全局基本已联络厚实,黑棋只有着上方的一方肥空沃土,也生出了打入的种种余味。现在黑棋只有对左边稍显薄弱的白棋二子发起突袭,方可抗衡。

  午餐时,局势稍稍落后的武宫正树的心情倒显得不差,因他性格豁达乐天,虽不能完全将胜负置之度外,但在餐桌之上胃口不错,竟吃下了约二十个较饺子。席间宾主交谈,气氛热烈。

  可是,餐桌上却找不到聂卫平的影子,原来,他照例利用午休这一个小时,去洗了个热水澡,吃了几块瓜,再由医生进行按摩。聂卫平和队友们谈笑风声,在这样的交谈中得到了休息。不过,期间他也有突然沉默的时候,不必说,自然是脑子又回到了盘端烽烟四起的战场上。

  悬心

  研究室内,中日代表团的研究席气氛自然热烈。不过,白方的优势已渐趋明朗起来。

聂卫平VS武宫正树局面图三聂卫平VS武宫正树局面图三

  此时研讨棋局的中方新锐邵震中,却双目盯紧着棋盘,他在确信自己是正确的时候,手指棋盘问大家:黑若此时从这里飞下(白16的位置),该怎么应对呢?

  诚然这一手飞下,角部徒添了不少味道,白要不要补棋呢?若补,则黑从A位挖严厉,这样在茫茫黑空中,白被断开之子想要腾挪转身,绝非易事。

  邵震中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重视,研究室内瞬间气氛又紧张起来。不过,就在大家为此悬心时,对局室传来了新的进程手数。武宫从左边1位动手搜刮白棋,不过进行到黑11为止,获利状况并不可观。

  聂卫平得到先手,他当即从12位飞下,黑13稳健补棋后,聂再从14点、16退,中方研究席内,大家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

  毫无疑问,此际A位挖断的严厉性已经大打折扣,白16的硬头也不仅能保护自身联络,黑中腹这一队人马也感受到了丝丝危机,白自此已奠定胜势。

  矢的

  下午5点30分,武宫很有礼貌地面朝对手聂卫平:我输了。接着向裁判席示意认输。

  记者们随即蜂拥而入,他们手中高举的相机上的闪光灯不停地射出耀眼的光芒。两位棋士身倦力疲,仍然正襟危坐,认真复盘。武宫神态自若,聂卫平也是在微微一笑后,表情又渐渐地严肃起来。

  不必说,放松的心情只在刹那一瞬间,更难的事情还没有结束,还在等着他。

  面朝一旁参与复盘的陈祖德,聂卫平这才道出自己赛前打“拱猪”的原因:“拱猪”拱输了可是要受罚的啊,这能使自己的心理,提前进入到紧张的比赛状态当中。

  以宇宙流之矢,放精心筹备之的。就像是跑道上准备续接接力棒的竟逐者,他活动着筋骨,蓄积着力量。聂卫平这看似平常的一切,无不蕴藏着满胸的心血和志向。

盘下的友谊盘下的友谊

  举国欢腾。有棋迷写了一首七律,表达当时人们的欣喜之情:“一剑当关壁垒森,任他风雨阵云阴。艰危愈见弥天勇,鏖战频添举国心。伟力顿教瀛岛震,捷音飞报可汗擒。愿君再破沧溟浪,凯奏黄龙酒待斟。”

  1987,那时的夜空中有漫天的繁星闪烁;1987年的棋盘上,也演绎出了星轨的彻舞。几十年后,当人们再一次回望当时,追溯的不仅仅是曾经的夜晚漫天繁星般浩瀚壮观的映影流象,那些盛大璀璨,依然心存感佩,恍如昨天。

  (胡波)